建昌城—— 淹沒在歷史煙云中的詩意古城

2019-06-18 16:41  來源:涼山日報全媒體  責任編輯:肖薇


QQ截圖20190618161809

東門(安定門)


西昌的古城目前保存較為完好的除部分城墻外,還有涌泉街、南街、北街。這些只是明清老城區的一部分。有許多的古老街道隨著時代的發展,已經被改造成了現代化的街道。從而也就淹沒在了歷史的煙云中。不過,所幸,我們仍可以從西昌光緒十一年乙酉科(1885年)拔貢顏汝玉的《建城竹枝詞》中,找回詩意的西昌古城,領略古城的風采,感受古人的生活和習俗。


古城就在燈火闌珊處


2019年春節,許多西昌人都去看過建昌古城新春燈會。燈會依托古老的城墻,從古城南門(大通門)到東門(安定門),然后上安定門城樓,從城墻上迤邐前行到大通門樓結束。一路流光溢彩。其中有展示有西昌八景六名勝、司馬相如《難蜀父老檄》等西昌歷史文化題材的花燈。贏得了觀眾的好評。大家對古城也有了更深的了解。西昌的古城目前保存較為完好的除部分城墻外,還有涌泉街、南街、北街。這些只是明清老城區的一部分。有許多的古老街道隨著時代的發展,已經被改造成了現代化的街道。從而也就淹沒在了歷史的煙云中。

 

西昌古稱邛都。早在數千年前,邛都先民在這片富足的田野上過著司馬遷筆下“耕田、有邑聚”的田園生活。秦時“嘗通為郡縣,至漢興而罷”。西漢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置越嶲郡邛都縣。歷經兩千多年風雨滄桑,西昌境內遺留有11個古城和古堡遺址。時代最早始于漢晉,最晚為明清。規模最大的是唐嶲州城,唐初在此設立嶲州都督府,修筑了規模宏大的嶲州城。保存最完好者為明洪武時建的建昌城(俗稱老城),建昌古城也稱為“明城”,因明太祖十五年,改建昌路為建昌府(府治西昌),頒旨建新城,新城建于明,故得其名。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原為土城,宣德二年(1427年)砌以磚石,高三丈,周九里三分,一千六百七十四丈,東有安定門,南有大通門,北有建平門,西有寧遠門(俗稱老西門),后封閉,在西門坡口另建新南門。古城街道,基本保持著明代布局,城垣順北山緩坡建筑,西北高,東南低,呈折扇形,白塔如扇軸,瀘山似香爐,民間有“寶扇煽金爐”的比喻。目前尚存三座,其中,以南門大通門,東門安定門最為氣勢恢宏。

 

顏汝玉先生是西昌光緒十一年乙酉科(1885年)拔貢。字琢庵,是西昌清代著名教育家顏啟芳的長子。顏汝玉先生也和他的父親一樣,終身從事教育事業。民國《西昌縣志》說他:“主講瀘峰書院,教授有法。”顏汝玉著有《趨庭蠡測》、《蟲吟詩草》等。可惜沒有流傳下來。好在民國《西昌縣志》上載有顏先生的《建城竹枝詞三十首》、《星回節瀘山觀火炬吊古四十八韻》等諸多詩作可供參閱。

 

從顏汝玉的《建城竹枝詞》中我們可以找回詩意的西昌古城,領略古城的風采,感受古人的生活和習俗。建城,指西昌城。作者顏汝玉先生寫了三十首有關清末西昌風土人情的竹枝詞。我們選取其中十首提到古城街道和地名的竹枝詞,為了便于讀者閱讀,我們將這十首詩重新排序,以便和大家分享。竹枝詞是由古代巴蜀間的民歌演變過來的,專門以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的詩句來描寫本地風土人情。

 

QQ截圖20190618161829

                                                                   南街

 

QQ截圖20190618161821

梅花井

 

建城竹枝詞、


炫眼圓光幾十層,參天木曳四長繩。

黃昏約向雞心石,坐看人家立樹燈。


這是一首描寫正月十五元宵燈會的詩。“炫眼圓光幾十層”用夸張的手法寫出了元宵節燈會上花燈的高度和亮度。支撐這個高大的花燈的是“參天木”,固定它的是“四長繩”。到了黃昏華燈初上之時,到了看燈的時候,大家相約去往雞心石,坐在那里悠閑地看制作花燈的工匠是怎樣把“幾十層”高的花燈立起來的。這首詩中提到了“雞心石”這個地名。雞心石正是當年瀘峰書院即西昌官學的所在地,作者顏汝玉先生就是繼承父親顏啟芳的事業在瀘峰書院任教的。雞心石就在今天的涼山州歌舞團所在地。

 

城西門外校場存,馬射爭觀寶騎奔。

城內校場呼作小,陰磷夜聚老西門。

 

從作者的詩中可知,西昌當時有兩個校場,一個在西門外,一個在城門內。城中的校場被稱作小校場。校場是古時候演武或者士兵操練的場地。光緒時的西昌縣令胡薇元在《西昌街衢記》中有所記載。校場上的情景就是人們爭相觀看良馬奔馳,官兵們騎馬射箭各顯神通。原西昌城有四個城門,東有安定門、北有建平門、南有大通門、西有寧遠門,后來在寧遠門東南又建了新南門,所以就稱寧遠門為老西門。今作為西昌古城見證的安定門、建平門、大通門都還在。新南門、老西門都不在了,原址大概在今西門坡附近。老西門原有府縣兩座城隍廟在那里,在后面的詩中還將再次細談,因此作者說“陰磷夜聚老西門”。

 

滴水巖前號石坪,巖頭石面水流清。

此間已是林泉境,悲壯偏聞鼓角聲。

 

老西昌人都知道,滴水巖這個地名今天都還在,在老城區北,今西昌一中到倉街之間的小街道。只是隨著人口的不斷增加,城市的改建,今天的滴水巖已經不見當年“巖頭石面水流清”“此間已是林泉境”的美好場景了。即使是在當時清水留石面的“林泉境”也還能聽到悲壯的鼓角之聲,清朝時設有北山泛,防守西昌城北面的來犯之敵。

 

廟分府縣祀城隍,神鬼猙獰肅兩廊。

孽鏡塵封難照膽,刀山劍樹總茫茫。

 

民國《西昌縣志 祠祀志》“邑城原有府城隍、縣城隍兩廟,并峙于老西門正街之中,文官初蒞任及朔望,詣廟上香。每年二月初八出駕游街。后經駐軍川康軍毀其像……”今府、縣城皇廟都已不存。城隍是城市的守護神,冥界的地方官,職權相當于陽界的市長。城隍在明清以后,成為一個神的官職,而不是一尊神明。都城隍為省級行政區所奉祀,相當于陰間的巡撫。府城隍相當于陰間的知府,縣城隍相當于陰間的縣令。西昌城既是寧遠府的首府,又是西昌縣的縣城,因此必須如作者所說“廟分府縣”。城隍廟中的格局是兩廊雕塑有面目猙獰的神鬼塑像,給人以肅殺壓迫的感覺。城隍廟中的情景就是要告誡人們在人間要行善不要作惡。

 

古寺唐初建發蒙,經樓此日壓城墉。

傳聞石子爐中躍,正是瀘山撞曉鐘。

 

“古寺唐初建發蒙,經樓此日壓城墉。”這句詩的意思是唐初就修建了古老的發蒙寺,到了作者生活的年代,發蒙寺的藏經樓都還壓城墻上。城墉就是城墻。發蒙寺遺址在今老城區北。民國《西昌縣志 祠祀志》載“唐貞觀十三年建,名觀音閣。后又安土司妻洪氏,生啞子,偕禮佛,飲閣前井水遂能言,因建寺名發蒙,屢經地震,以時修葺。昔接引佛前,有右窟,內容石子,瀘峰光福寺鐘鳴則動,故有‘古寺晚鐘驚石子’之句。……惜民(國)廿十年后漸就圮毀。”因此十分可惜,今天我們已看不見顏汝玉的時代還在的發蒙寺和它的藏經樓了。傳說每當瀘山光福寺廟鐘聲響起的時候,發蒙寺石窟中的石子就會感應跳動,正如詩中所說“傳聞石子爐中躍,正是瀘山撞曉鐘。”

 

中營米市左營柴,尖擔園籮兩地排。

記自會川城告警,西門冷卻一條街。

 

中營:指中營守備衙門。民國《西昌縣志 地理志 衙署》載“清初建,入東門府街之北……”左營:中左營領兩哨衙門。民國《西昌縣志 地理志 衙署》載“清初建,在黃家巷,民國改為小學校舍。”中營旁邊是米市場,左營旁邊是人們交易柴火的場所。在熱鬧的市場上商人們挑來的擔子籮兜整齊地擺放在街道的兩邊。

 

會川,指會理。記得自從會理城告警之后,西門整個一條街都變得冷冷清清的了。會川城告警:大概指光緒十八年(1892)會理小黑箐彝民起事,會理知州命管萬皋率兵征討。管萬皋陣亡,官軍大敗。

 

芋麥高粱釀酒多,無論糯稻是稼禾。

怪他大趜饒香烈,澤地偏宜馬水河。

 

這首詩贊美清朝民國時西昌馬水河所產的一種糧食酒,主要是用玉米和高粱釀制而成。這種酒那個香啊!不怪人們喜愛這種美酒,就怪酒家彎腰舀酒時,酒香撲面而來“饒香烈”。馬水河街,清朝時在西門外,城西郭。現在是從西門坡到勝利路之間的街道。至今仍然是西昌較為繁華的街道。芋麥就是玉米。趜:jú,體不伸。大趜。這里指彎腰舀酒的樣子。芋麥就是玉米。

 

城西三里聳高亭,立石爭將德政銘。

誰是清官無愧色,雪樵后有武云汀。

 

清朝時府縣官員即將卸任時,都熱衷于立德政碑建德政坊將自己的“德政”銘刻于石頭之上,那時所建的德政坊、德政碑大多在西鄉,現已不存。因此作者說“城西三里聳高亭”。既然幾乎每個官員都有德政碑、德政坊,那誰才是真正的清官,無愧于這些銘刻在石頭之上的文字呢?在老百姓心里有自己的口碑,只有牛樹梅和武廷鋆配得上清官的稱號。

 

雪樵:指道光三十年任寧遠府知府的牛樹梅。民國《西昌縣志 政績志》載“牛樹梅:甘肅通渭人,字雪樵,號省齊,嘉慶辛丑進士,道光中署寧遠府知府。時川省寶川局鼓鑄全賴寧銅,因辦理者嗜利,錢法日敝,樹梅到任,以體恤商爐為急。歇手之戶亦復欣然起辦,產銅遂旺。道光三十年庚戌八月……雨淋如注,地大震,全城屋宇倒塌,街市成瓦礫場。樹梅被壓,逾時救出,左腿重傷,府縣兩教官武弁六員皆殞命,府署死者二十人。西昌縣死傷枕藉有數可考者,二萬余人,外四縣文武生童商旅壓斃者不知凡幾。災后淫雨彌月,人心惶惶,時有縣令鳴謙,祈晴無術,愚民訛言‘牛鳴地動,府縣官姓合讖語,而同城所以致災也。’于是府縣官出示:改‘牛’為‘劉’,改‘鳴’為‘明’。有諸生楊鼎獻議,用木牌繪赤日,四圍繪火云,捧至較場,集文武官吏紳民叩首木牌,痛哭禱神,用巨炮向陰方轟擊。向午,云散日出,自是大晴月余,禾稼有收焉。各州縣捐銀共六萬兩,樹梅捐千八百金痊群尸,為文以祭。”

 

武云汀:即西昌縣令武廷鋆,任西昌知縣時,整頓保甲,捍衛鄉閭。扶持教育,充實學蒼。民國《西昌縣志 政績志》載“武廷鋆,字云汀,陜西平利人,己酉拔貢……委請顏桂山、馬少宣總理學蒼,后數十年生童膏火學田會試暨民國建新學校,皆仰供給……實政流澤至今。”光緒《西昌縣志 建置志》載“武公德政坊,在西鄉,為知縣武廷鋆建。”

 

城東河水繞城南,城右西河帶遠嵐。

城左香泉推第一,城前龍眼井泉甘。

 

城東河水繞城南:指的就是今天的東河,西昌人也叫它南門河,也即清朝時的懷遠河。發源于大北山東谷。民國《西昌縣志 地理志 河流》說它“順東門外城根而過,過南門大通橋,下福國寺周官廠,至花園合海河焉。”至今河流并沒有多大的改變,依然是流過古東門、南門外,只是城市擴大了不少,穿城而過,流過勝利橋,再流過南橋,流過城南大道橋,在民族風情園西邊與海河會合,流向城西南。

 

城右西河帶遠嵐:清朝時稱寧遠河、西河,今名西河。發源于北山西部山中,帶著遠山的山嵐一路奔流而下。民國《西昌縣志 地理志 河流》說它“與懷遠河夾城而流。”隨著城市的發展,西河也是穿城而過。過寧遠橋,南流至長板橋與安瀾河匯合,繼續南流與海河和東河交匯之后的海河匯合。最終匯入安寧河。

 

城左香泉推第一:香泉就是香水井。民國《西昌縣志 地理志 泉池》載“黑坭井在東南郭外八里香水井在黑坭井側近,古傳井水清香故名。” 既然井水那么清香自然“推第一”了。

 

城前龍眼井泉甘:龍眼井在今龍眼井街,在顏汝玉的時代在西昌城西郭外。民國《西昌縣志 地理志 泉池》載“二井相聯,僅距數步,深三尺余,水由底出,底多碎石,水由小石滲涌而出,四時不絕,甘冽無比,氣候愈熱,井水愈寒。至冰天則又微溫,隨手可汲。”

 

城東五里有姜坡,坡上松高鶴作窠。

不見蒼梧兩道士,空留石洞在山阿。

 

姜坡是西昌城東高枧鄉后面的山坡。民國《西昌縣志 人物志 仙釋》載:城東五里姜坡俞氏學館有老松二株,引來白鶴一對,在樹枝上建巢撫育雛鳥。又來了兩個道士在學館旁邊修洞,道士和學館中的先生關系很好。過了好幾個月,道士要走了,臨別時對先生說:“到海邊一會!”先生攜酒到邛海邊送行。兩道士告訴先生,他們是“蒼梧道士”。之后就把酒臨風,洋洋過海,一個折了一枝蘆葦以葦當船飄然而去;另一個踏上一條巨大的魚背上,乘魚破浪而去。先生回到學館,看那兩只仙鶴,仙鶴也已經杳無蹤影。只留下了石洞還在,石洞都是用巨石所砌,那些石頭一百人都不能移動一個。因此人們將這里的地名命名為立石碑。這個故事正是作者在詩中描繪的情景。雖然傳說縹緲,但也為地方留下了一些神奇的掌故可供談論。

 

QQ截圖20190618161843

涌泉街夜景

 

古城是古文化的載體,愿我們銘記歷史,吸取先人的大智慧,讓文脈永續。

 

特約撰稿/劉莉 圖/賴文江

湖南快乐1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