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手藝人張震聲:在西昌,靜候南紅開花

2019-06-18 16:43  來源:涼山日報全媒體  責任編輯:李潔

張震聲(右)跟南紅協會副會長李秋曉交流作品。

張震聲(右)跟南紅協會副會長李秋曉交流作品。


涼山新聞網訊 南紅作為“佛教七寶之一”,加之質地溫潤、顏色喜慶、適合創作,被人們認可和喜愛。2012年,西昌南紅聲名鵲起。2014年,一名福建手藝人來到了西昌,被西昌厚重的歷史文化吸引,為這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陶醉,決心留下來堅守匠心,傳播南紅文化。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今年5月,他因南紅作品《佛緣》和《淡雅》被評為“四川省工藝美術大師”。

 

他,叫張震聲。集多項美譽于一身。而此時此刻,他仍在鑼機的嗡嗡聲中,靜候石頭開花。

 

兩度拜師 緣定西昌

 

1997年,20歲的張震聲畢業于福建順昌洋口商校的會計專業。1999年,因對藝術的熱愛而改行學習雕刻。他在親戚的介紹下,從福建省南平市政和縣家鄉來到福建莆田民間老藝人吳文資的工作室學習木雕。吳文資當時已經六十多歲,他不會普通話。雖然都是福建人,但張震聲無法聽懂莆田話,師徒彼此用語言無法溝通,因此他們的談話很少。

 

吳文資大師主雕觀音、羅漢、關公等人物,作品多數是通過臺灣的商人賣到日本,價格很好。可手藝人好像注定是不會發財似的,除了作品之外,就剩傳承給徒弟們的手藝了。吳文資有個習慣,閑下來時,他會在院里靜靜地坐著,看著滿院的木頭。有一次,吳文資叫住了張震聲,指了指白天張震聲雕的那尊關公,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再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然后做了個托著大西瓜的動作。張震聲明白了:師父要告訴他的是“文胸武肚”。文人胸部很長,有胸懷;武將肚子大,有肚量。從此后,張震聲更多的是用心觀察領悟師父的一切技能細節。慢慢地,張震聲讀到了師父眼里的贊許。到今天,張震聲感謝他的恩師,這是他從藝一生的領悟:“經驗不來源于文字,而源于對藝術的信仰。”

 

2008年張震聲來到攀枝花向劉開君大師學習硯刻。兩年后,硯刻的浮雕技藝與木雕的圓雕技藝相互融合后,張震聲可以輕松地雕琢出從擺件到把玩件再到掛件的大大小小的作品。張震聲的作品開始在行業里小有名氣。

 

2012年,西昌南紅開始聲名鵲起,張震聲從攀枝花到西昌往返多次,開始嘗試入刀大涼山南紅瑪瑙。無數個日夜之后,張震聲的南紅作品開始占據市場一隅。2014年張震聲來到了西昌南紅瑪瑙市場。

 

靜心修煉 終獲美譽

 

離開那個小小的工作臺,嘗到甜頭后的他就再難回去埋頭苦干了。

 

作品《佛緣》

作品《佛緣》

 

浮躁后內心開始寂寞。“是不是就滿足現在的狀態?”幾番糾結之后,張震聲打開鑼機,“嗡嗡”的聲響讓內心無比的寧靜。他重新拿起溫潤的南紅,勾勒、雕刻、打磨……靜下心后,他認真的分析了南紅的原料特征:它小,但質地很好,能做出上等的掛件。但之前市場上隨形的作品居多,若將“子岡牌”方方正正的牌形用在南紅的雕刻上,會更加提升它的審美效果。于是,張震聲在牌形和牌頭上重新下大功夫。

 

重新定位作品很快帶來藝術成就。2015年,張震聲的《嫦娥》獲第二屆中國(大涼山)南紅“玉鷹杯”銀獎;2016年《摩登女郎》在中國玉石雕刻獲“陸子岡杯”銀獎,同年,張震聲被評為“大涼山南紅雕刻大師”。2017年《摩登女郎》再獲第四屆中國(大涼山)南紅“玉鷹”金獎,《家大業大》獲銀獎;2018年《觀音菩薩》獲第六屆四川省工藝美術精品展金獎。


2018年年底,劉開君師父通知張震聲參加“四川省工藝美術大師”的評選,雖已獲獎無數,但面對“四川省工藝美術大師”,張震聲并沒有信心,因為他明白這份榮譽在手工藝行業中的地位太高了,各位前輩都德藝雙馨,業績卓越。而且他深知自己的不足,仍需磨煉技藝,修養品德,在技藝上不斷求索,努力創新。但是,在師父的不斷鼓勵下,在工美領導的深切關懷下,張震聲決心以前輩們為榜樣,努力的做出更好的作品呈現給大家,不辜負他們對他的信任與付出。于是,張震聲把自己的《佛緣》和《淡雅》送到了成都參評。

 

2019年5月,張震聲因《佛緣》和《淡雅》被評為“四川省工藝美術大師”。

 

“很幸運我的工藝夢在西昌這片文化沃土上扎根了!”在獲得四川省工藝美術大師榮譽后,張震聲內心無比激動。

 

祖國多嬌 春天常在

 

“品質佳、技能精湛、寓意深刻。”是業內人士對《佛緣》和《淡雅》的高度評價。

 

作品《淡雅》

作品《淡雅》

 

《佛緣》作品采用滿色滿肉的柿子紅為原料,完整保留原石的品相,正面采用高浮雕技法雕刻佛祖傳法的畫面,旁邊的是阿難尊者和摩訶迦葉尊者。背面設計的是佛光普照,佛音遠播。愿佛法無邊,眾生與佛有緣。正面采用傳統的寫實手法配上細致的靈芝紋,背面融合剪影效果大塊面的表達。工藝上的繁簡搭配,讓作品立意明確,又不失單調。

 

《淡雅》作品選用南紅冰飄帶草花的原料進行創作,俏色上完整的用紅色梅花形草花取做女子前額的“花鈿”,取玉料的一點紅色雕刻為耳飾,玉料下半部的紅色俏為衣裳、扇子和蝴蝶。玉料中的冰白部分作為女子的肌膚,宛若一件完整的衣裳穿在冰清玉潔的女子身上,所有飾品也按恰當的比例修飾在身上。達到俏色的高度完整,不將就,完全符合審美比例。作品牌形沿襲子岡牌的規整,不采用隨形,借此贊揚中華女性的內斂與端莊;用高浮雕技法雕刻正面;背面陰刻書法“秋蘭映玉池,池水清且芳”詠嘆中華女性如秋蘭般傲寒不凋,不以艷色媚世,馨芳怡人的高貴品格。

 

張震聲雕刻主體多為人物、鳳凰、山水、萬里長城。張震聲認為,“鳳凰”是中國文化的重要元素,也是吉祥和諧的象征;而萬里長城,萬里關山,千秋壁壘,作為一項偉大的工程,于今更顯雄姿。“在太平盛世的當下,我想通過作品表達對偉大祖國的熱愛,祝愿祖國‘江山如畫千里秀,祖國多嬌萬年春’。”

 

“南紅作為‘佛教七寶之一’被人們認可和喜愛,加上它質地溫潤、顏色喜慶、色彩豐富、很適合玉石創作。因此,2014年我選擇了在中國最大的南紅瑪瑙交易市場——西昌。”時隔五年,談到和西昌的緣分與感情,張震聲說,“來到西昌后,我被這里厚重的歷史文化吸引,被這里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陶醉,決心在美麗的西昌堅守匠心,傳播南紅文化。”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現如今,張震聲的很多朋友都離開了西昌南紅市場,過起了閑適的生活,而他仍在鑼機的嗡嗡聲中繼續沉默,靜候花開。他相信那不言不語的石頭會為他綻放更多美麗的花朵。(文/圖 記者 丁有為)

 

湖南快乐10分钟